尚长荣:艺无坦途,唯有攀登

时间:2019-10-29 15:53:52;作者:匿名;阅读量:4999

五岁时,她唱了《四郎拜见母亲》,十岁时,她在京郊学习。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尚常戎从事中国戏剧已有70多年。改革开放以来,他吸取了许多人的长处,不断创新和丰富京剧艺术。曹操和杨修笔下富有诗意的曹孟德,贞观大事中直言不讳的魏徵,连立于成龙中意志坚强的一代名臣……他是舞台上一个接一个精彩角色的塑造者,是一位具有灵魂、技巧、责任和情感的中国戏曲演员。

这一成功并没有阻止京剧团向前发展。近年来,他享受了从现场网络直播和3d电影到京剧漫画的一切,只是为了让京剧艺术能被他这一代的观众接受。如今,将近80岁的尚常戎仍然挺立着,声音洪亮。一旦上台,他仍然是西楚的恶霸和三国的猛将。他唱、读、做、玩都毫不含糊。在他晚年,有人建议他休息一下,但他说,"没有平坦的道路,只有攀登。"

[字符文件]

尚常戎,1940年出生于北京,是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也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第一位继承人。他三次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是中国戏剧界第一个“梅花奖”获得者,三次获得上海戏剧表演艺术“木兰花奖”,获得文化部“普通话表演奖”,并获得国家先进工作者、上海劳动模范等多项特殊荣誉。

尚常戎来自梨园的一个贵族家庭,是四大著名京剧演员之一尚晓云的小儿子。从小受家庭艺术的影响,他10岁时正式学习京剧。他先后在陈复礼、苏连涵、侯席瑞、李常可等著名艺术家手下学习。他的声音洪亮大方,将“架”和“铜锤”结合在一起,形成了独特的演奏风格。尚常戎对京剧的创新和传统艺术的继承做出了突出贡献。他主演了新历史剧《曹操与杨修》、《贞观大事》和《连理于成龙》,取得了巨大成功。1991年加入上海京剧剧院,2011年获国际戏剧协会授予“世界戏剧大使”称号,2013年获第二届中国艺术文学奖终身成就奖,2014年获第六届上海艺术文学奖终身成就奖,2017年获中国艺术文学联合会终身成就奖剧作家荣誉称号。

只有贴近人心,歌剧创作才能打动观众的心。

尚常戎1940年出生于北京。他五岁时唱了《瓦瓦胜》。国民党1949年斗争结束时的混乱是一段灰暗的童年记忆。他目睹了李远的同事在没有尊严的情况下挣扎求生。歌剧院被捣毁了。舞台上响起了枪声,人们围着舞台逃跑了。老先生们即使想做也无能为力。他们必须在自己的舞台上坚持道德底线。在贫穷的旧社会,京剧还有出路吗?父亲尚晓云深感困惑,拒绝让他最小的儿子向老师学习戏剧。

一九四九年一月,北平和平解放了。解放军进城的那天,古都沸腾了。公民、学生和工人涌入军队要走的路线,几乎每个人都控制着小彩旗。一些人还拿着脸盆,在解放军的车前洒水,以防止解放军士兵在沙尘暴中吃灰尘和看不见解放军的样子。当时,尚晓云和肖翠花(余厉安全)正在西单长安大剧院演出,尚常戎站在剧院的高凳上眺望。一支长长的队伍经过长安街。解放军的力量和宏伟以及群众的热烈欢呼变成了孩子们眼中最明亮的红色。

在那个时代,每个人都经历了巨大的社会变革和行业变革,“歌剧歌手”成为了艺术家、人民艺术家和国家的主人。这不仅是称谓的变化,也是政治地位和心理认同的变化。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骄傲和善良的感觉。”尚常戎回忆说,他的父亲和兄弟们连续两个月参加解放区文艺干部讲授的戏剧讲习班。每次放学回家,他们都会和家人及同龄人分享他们对新中国文艺政策的理解。然而,年轻的尚常戎在西单长安剧院观看了强秦的《血与泪的复仇》和《穷人的仇恨》。他第一次接触到解放区的文学作品,感到震惊和深刻印象。这种印象逐渐成为一种品牌,深深地影响了他。这让他明白歌剧植根于人民,反映了人民的愿望。

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梨园也向他张开了双臂。来自上常戎的10岁教师陈复礼正式学习艺术。他渴望艺术营养,以最大的热情拥抱生活和人民。1959年,常戎来到陕西京剧剧院。在他生命中最繁荣的几年里,他深入农村、工厂和军队,去田野为村民表演,去建筑工地,学会烧炭,体验生活。他的作品《延安军民》和《平江黎明》得益于这些经历。1965年,剧团排练了反映铁路工人生活的现代京剧《秦岭长虹》。他住在嘉陵江附近的铁路建筑工地下,和工人们睡在“泥棚”里,并参与路基加固工作。该剧被改编后,包括他在内的18位主要创作者来到了成昆铁路的施工现场。尚常戎仍然住在工棚里,钻隧道,甚至爬上高墩与工人们一起做最危险的繁重工作。在那个炎热的时代,他的汗水洒在热土上。

“我过去的生活是穿过“三扇门”——房子的门、剧院和剧院。深入工农兵后,我被基层的艰苦朴素所感动,演员应该和他们融为一体。只有这样,表演才能真正反映他们的生活、思想、爱与恨。”尚常戎意识到,歌剧工作者需要感受并抓住人们的心,才能创作出满足他们精神需求的作品。

我心中的“不安分”因素在东海海岸“孵化”。

我父亲尚晓云去世后的第三年,我国开始了改革开放的序幕。春风席卷了中国大地,也震动了西北的歌剧舞台。当时,上常戎已经是一个著名的“柱子”,有一栋五房一厅的大房子和一辆专车。生活是繁荣的,但是一个“不安分”的想法进入了他的脑海。

大多数来自那个时代的人都有苏联文学情结。商常戎在《钢铁是如何炼成的》中最喜欢的一段话——“生命是人类最珍贵的东西。生命只属于一个人一次。一个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顾过去时,他不会因为什么都不做和浪费时间而后悔,也不会因为生活中的卑鄙和庸俗而感到内疚。”剧团单调乏味的管理在尚常戎耗费了大量精力,甚至让他无暇顾及舞台创作。作为一名歌剧演员,如果创作中没有表演或停滞,那就是“平庸”。同时,他也担心京剧的现状。他兄弟的电影、电视、戏剧甚至其他歌剧都在进步。然而,京剧仍然不愿“坚持传统”。1987年,一年只演出六部戏剧的尚常戎,最终无法忍受失去艺术生命的“稳定性”。他带着《曹操与杨修》的剧本,聆听贝多芬悲惨的《命运》。他登上绿色的火车向南走,敲了敲上海京剧剧院的门环。“当时,未来确实不确定,但人们急于想做点什么,跳出平静的深潭。恍惚中,我甚至怀疑这是戏剧融入时代的“命运斗争”还是我自己艺术未来的“命运斗争”那年,尚常戎47岁。

尚常戎在上海没有朋友或亲戚,但他觉得自己深深地依恋着这座城市。1951年,常戎第一次和他的父亲在上海登台。著名的天池舞台已经客满。欢呼声听起来像雷声,吓了他一跳。直到今天,尚常戎每次走到福州路,仍然会感到深深的感动,并停留很长一段时间。1983年,上常戎带了一个剧团去上海演出。最壮观的表演不是经典戏剧《江香河》,而是新剧《蛇湖口》。"这座城市有着最创新、最创新和最坚定的精神,这激励和吸引了我."也许这与这座城市的创新精神不谋而合。商常戎的“不安分”因素已经在东海海岸“孵化”。

1988年7月,太阳高照,曹操和杨修的阵容正式成立。那一年上海非常热。排练场地在北京剧院二楼的仓库附近。只有几个小电风扇在吹热风。地上堆着道具和杂物,跳蚤猖獗。尚常戎住的宿舍又小又闷,晚上他光着膀子睡不着。他只能在楼下的停车场走来走去。当时,他悄悄写了一首诗:“热浪滚滚,汗水顺着他的脸流下来。房间像一个烤箱,心烦意乱。寻求艺术,忍受困难,做扎实的工作。在成功的那一天,你的体重将减半。”

尽管困难重重,我们还是同心协力,在各个方面都取得了艺术上的突破。外表上,尚常戎仍然使用京剧脸谱,只是把炭笔眉毛微调成刀形眉毛,把三角眼睛变成长眼睛,把嘴唇上的痣移到眉毛上,增加了英雄气概。在寻找角色的内在支撑点时,常戎试图扮演曹操这个“人”,抓住角色的“伟大”与“卑微”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进行性格塑造和心理演绎。它的艺术震撼是巨大的。1988年12月13日,《曹操与杨修》赴天津参加全国新剧目演出。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功,并获得了第一届中国京剧节的唯一金牌。尚常戎还获得了首届上海玉兰戏剧奖。从那以后,上海又多了一个“新曹操”。

1991年,尚常戎一家南下定居深圳,正式加入上海京剧院。此后,上海京剧剧院先后发行了新历史剧《关震好记》和《连理于成龙》。《上常戎三部曲》终于完成了。他说他和上海很合得来,艺术追求是“如鱼得水”和“如虎添翼”我需要这样的氛围,这样的团队和这么好的观众。上海需要我,我更需要上海。“2014年,尚常戎荣获第六届上海文学奖终身成就奖。这是对他的艺术创作和新时期以来对京剧新戏创作和演出的杰出贡献的赞扬。

京剧应该激活传统,融入时代

《曹操的微笑》、《魏徵的直接建议》和《于成龙为酒而战》...尚常戎在舞台上留下了许多精彩的篇章,令人惊叹。今天,《曹操与杨修》被誉为“新时期中国歌剧的里程碑作品”。“三部曲”还在中国京剧艺术节上获得了第一、第三和第四枚金牌(第一名),几乎获得了中国戏剧界的所有重要奖项。回顾过去30年的创作过程,尚常戎眼睛明亮,语气坚定:“艺术没有坦途,只有攀登。”

歌剧艺术的创新必须抓住传统文化的根基。“所有的变化都离不开他们的传统。我们的传统不能被抛弃。这是我们的根。无论如何改变,我们都离不开文化的根基。我们应该尊重传统,继承传统,学习传统,激活传统。”在尚常戎看来,“三部曲”中所有的“创作”和“变化”都是建立在传统基础之上的,所有的歌唱和表演也都是“根木”和“活水”。“曹操和杨修”在第四场比赛中用“反黄儿慢板”来表现曹操的情绪。《贞观大事》第二集的“四声”来源于传统戏曲对生活和表演的独家运用。在这里表达魏徵的快乐心情也很合适。在许多传统风格的基础上,连里于成龙融合了昆曲的“吹调”和山西的民歌、方言。它最大限度地吸收了传统的营养,同时也吸收了大量不必要的音乐元素。“我们应该最大限度地尊重传统,容忍创新。我们不仅要摆脱固守残余、保留不足的“刚性”,还要有效防止“占有”的“异化”。我们不仅要关注外在包装,还要偏离歌剧本身的核心。这不仅是剧院的审美理想,也是我的坚持、标准和基础。”商常戎说。

要刻画生动的人物,必须找到滋养心灵的沃土。为了思考曹操的内心世界,商常戎仔细阅读了《观海》和《虽生归依》等名著,逐字逐句地阅读了《居先不捕令》等法令,从古代流传下来的文字中追溯了古代人在生活中的足迹。为了把握魏徵的个性,他不仅读了《劝诫唐太宗十条思想》,还专程到魏徵老家获得创作灵感。在《连立于成龙》的排练过程中,他一路颠簸着来到山西房山县,从于成龙的出生地带回一杯泥,放在舞台上的竹盒子里,象征着高尚的正直,是“镇上戏剧的瑰宝”。“只有踏上这样的泥土,才能进入剧中人的生活,感受他们的精神力量。”

所有河流都需要开放和宽容的态度才能流入大海。歌剧艺术家不仅应该在听到它时感到高兴,而且应该在听到它时感到高兴和及时。《连立于成龙》获得了京剧艺术节的第一名。当每个人都欢欣鼓舞时,一家杂志发表了一篇评论,直言不讳地批评“于成龙”有不切实际的“高大全”。尚常戎立即根据文章中的批评吸引编剧修改剧本。经过11次大改版和无数次小改版后,《于成龙》终于登上舞台,赢得了中国戏剧和戏剧的所有奖项,即“大满贯”。在鄂州演出时,当“这是湖北黄州的红土,洋溢着金阁池子的鲜血;这是武昌河岸上的流沙,记录着几代平民的悲欢离合。”台词响起时,观众的掌声持续了很长时间。休息后,观众仍然拒绝离开。这真的唱到了每个人的心里。

质量求完美,一字一句打磨出精品。“贞观盛事”于1999年首映,并于2002年获得“普通话奖”。然而,尚常戎并不满意,仍然希望剧目能继续改进。按照“小变化大改进”的原则,生产团队在4个月内组织了多次专家研讨会,一字不差,非常细心。魏徵最后一场演出中有一句台词,原来是“一个人怎么能不自律”,后来改成了“一个人怎么能不自律”。最后,一位“大师”问自己是否可以换成“敢”和“怎么敢不自律,以身作则”。很好,每个字都值一千美元!

怀着一颗燃烧的心,他想传承京剧艺术

“三部曲”风靡全国,但它并没有阻止京剧团向前发展。近年来,商常戎经常出国向世界传播京剧。2017年9月,他与弘毅携手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和普林斯顿大学演出了数十部《霸王别姬》,并通过互联网向全世界直播。“时代给戏剧艺术带来了新的挑战。歌剧演员应该有足够的勇气接受他们。通过歌唱和表演,讲述古今汉字的故事,传达中华民族悠久的文化艺术和优秀的民族精神。”

2008年,尚常戎在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了郑大胜的京剧电影《连理于成龙》。几年后,上海京剧剧院准备拍一部京剧电影《霸王别姬》。导演接君腾提议制作一个三维全景声音版本,这是其中一个明星尚常戎的“中间”。20世纪60年代,他第一次戴眼镜在北京大观楼看立体电影。他看了在上海拍摄的电影《魔术师的冒险》。那时,他正在考虑把歌剧变成一部立体电影,他的梦想在40多年后实现了。这部电影赢得了世界最高3d电影奖金·琉米爱尔奖的青睐。评委们从数百部参演电影中选出了29部,包括《霸王别姬》。此后,尚常戎出演了3d全景京剧电影《曹操、杨修》和《贞观大事》,让歌剧借助电影的翅膀飞向世界。

将近80岁的尚常戎现在仍然很忙。一方面,他尽最大努力传播中国文化,另一方面,他致力于传播京剧。他微笑着称这是他艺术生涯中的“关键转变”。从2014年开始,上海京剧剧院以每年一出的速度进行了“三部曲”的传承。从吟诵和歌唱,到剧本分析,历史背景,甚至人物的人物动作,商常戎“分解”了所有细节,教给年轻人,“三部曲”终于有了青春版。“老师是帮助学生打开艺术灵感之门的关键。我不希望他们像葫芦一样抄袭,但我希望他们在学习过程中激发自己的独立思考和独特见解,我也希望他们从其他例子中得出推论,提高自己在其他传统戏剧和新剧中的编译和表演能力。”尚常戎说,年轻演员应该依靠“死亡研究”,扎根于传统土壤,以“利用生命”。"成功不取决于奉承,而取决于个人的追求和纪律."

记者笔记

学会笑

我一走到北京剧院四楼的办公室门口,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阵笑声。它明亮、响亮、大方,而且广为人知——那就是尚常戎。老人正在和他的朋友打电话,谈论一些旧的事情,谈论一些微妙的事情,他忍不住笑了。当他看到记者来访时,他站起来微笑着迎接他。

当和喜欢笑的人交谈时,气氛真的很放松。老人的“故事会议”已经持续了70多年,横跨大江南北。谈到童年记忆,他兴高采烈地翻出微信上收藏的老北京霍金组曲,称赞“老北京艺术家的叫嚣才是最有味道的”;回忆起和工人们睡觉、钻隧道和修理码头的痛苦日子,他尝到了艺术之花的甜蜜。说到跳蚤在旧排练厅里肆虐,他哼着刘秉义的“跳蚤歌”,似乎“很享受”...

尚常戎喜欢笑,也喜欢研究笑,甚至想出了一套“笑的技巧”。在传统戏剧中,曹操大多狂笑而狡猾。在《曹操与杨修》中,他设计了冷笑、阴险的笑、愤怒的笑、滔滔不绝的笑、冷笑、开怀的笑、惬意的笑、爽朗的笑、凝重的笑、从笑到哭,使曹操“活”在舞台上。在贞观大事件中,他再次敞开了心扉。魏徵僵硬的微笑是假的,李世民尴尬的微笑,然后他嘲笑自己。最后,他们俩开怀大笑,下定决心。“笑的技巧来自现实生活经验。创造应该进入自由的境界,摆脱一切束缚,让生活有坚实的基础和敏锐的理解。如果你把舞台表演和生活积累结合起来,表演将是一种乐趣。哈哈哈。”商常戎说。

我爱上了尚常戎的笑声,其中既有开放宽容的艺术观,也有乐观的人生态度。有人曾经问他,娱乐明星收入这么高,传统艺术从业者会有心理差距吗?尚常戎笑着问,与参与“两弹一星”工程的无名英雄相比,会有什么差距吗?与一生都保持匿名的科学家相比,有什么差距吗?作为一名剧作家,不要沉迷于“每亩三分地”的利益。如果你想赚很多钱并通过这个职业变得富有,你应该尽早换职业。既然我从事这个行业,我必须能够忍受艰难、孤独和诱惑。

笑让人钦佩生活。笑声的知识令人印象深刻。(玄晶)

© Copyright 2018-2019 cfhmerch.com 燕冲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